部分职校实习成校方“摇钱树”:介绍一人挣1200元

学电机
工程的却被安排去卖饮料,送一名先生去企业“练习”能拿上千元“管理费”……练习本是职业黉舍技巧人才培养的重要一环,但记者调查发现,有的职校随便
安排与业余不相关、不左近的练习岗亭,有的职校把先生当做廉价劳动力“出售”给企业。

资料图

业内人士以为,应斩断职校练习背地的好处链条,预防“校企配合”成为“校企买卖”,让先生练习回归教养初衷。

先生抱怨:练习岗亭与所学业余毫不相干

教诲部等五部门印发的《职业黉舍先生练习管理规定》明确要求,练习岗亭应合乎业余培养目标要求,与先生所学业余对口或左近。

然而,近期,多名来自河北渤海理工职业学院的先生向记者反映,他们被黉舍安排到与业余毫不相干的练习岗亭。

该校2017级电机
工程系的一名先生说,7月17日,他被黉舍安排到北京欢喜谷练习,同窗们有的在收银,有的在售卖饮料,与所学业余不任何关系。

而该校2017级信息工程系200多名先生则于7月16日被安排到北京大兴亦庄经济开发区一家企业做客服工作。因在这里练习不工资、住宿条件较差,一些先生不愿意,挑选半途废弃。但辅导员告知他们,练习未满16周,会受到“降年级”或警告处理。

针对练习岗亭与业余不对口问题,渤海理工职业学院回应称,先生目前只是在欢喜谷体验、了解园区岗亭。很多
先生则不认可校方的说法,以为校方结构的练习实训与业余相脱离,对提升所学业余实践能力不帮助。

像渤海理工职业学院先生的练习遭受
并不鲜见。记者梳理发现,很多
微博备注为职校先生的用户自曝有类似练习经历。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板”今年6月以来就有40多条关于职校练习不对口等问题赞扬,涉及山东、四川、云南、陕西等地多所职校。

“来一个先生一次性给黉舍1200元” 先生练习成校方“摇钱树”

近年来,教诲部及多地教诲主管部门再三告诫,严禁各地各校借先生练习与练习单位、劳务中介机构之间举行好处输送,收取劳务费、中介费。但记者调查发现,一些职校仍向企业或劳务中介机构输入“先生工”,收取名为“管理费”的提成。

河南许昌职业技术学院信息工程学院2018级先生张敏(假名)介绍,6月份一结束课业,他就与400多名同窗被校方安排到纬创资通(昆山)有限公司顶岗练习,工作是在一条手机生产线上贴元件、拧螺丝、清点、包装等。

纬创资通(昆山)有限公司多名员工泄漏,工厂每年会给一些职业黉舍不菲的费用,招收“先生工”。为了印证该员工的说法,记者以“结构先生练习”表面,向该公司“寻求配合”;该公司人事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先生业余不限”,企业会支付管理费,“七八月份用工需要多,来一个先生一次性给黉舍1200元。”

学院驻厂彭老师直言,目前的练习岗亭在业余上的确学不到什么知识技巧,但国度有规定,职业院校必须结构先生练习;黉舍已经把六个月练习期缩短至三个月,不练习毕业会受影响。

职校先生还成为一些劳务中介机构招工来源。“不是您给我们中介费,是我们给您管理费,每生每月保底给黉舍800元。”当记者以南京某职校相关负责人身份向江苏嘉恩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咨询先生练习时,对方孙姓司理向记者保举了仁宝视讯(昆山)电子有限公司练习岗亭。孙司理说,管理费随行就市,要按照企业用工需要、先生具体构成等情况而定,“男女比例、年龄段等都是我们和企业谈判的条件。”

谨防“校企配合”沦为“校企买卖”

业内人士以为,一些职业黉舍将先生随便
送到一些与业余无关的企业练习,甚至以此牟利,这背离了职业教诲的初衷。教诲、人社等主管部门应加大对职校练习的监管力度,斩断职校练习背地的好处链条,预防“校企配合”成为“校企买卖”。

江苏省通州中等业余黉舍副校长季春雷以为,校方应为先生供应充沛挑选机会,例如练习前结构招聘会、宣讲会,让先生、家长、校方配合参与,挑选与业余相关的练习岗亭。黉舍不克不及把先生当做廉价劳动力,对于一些职校向劳务中介机构或企业输送先生获利的行为,教诲等主管部门要发现一起、袭击一起。

21世纪教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说,练习实训是职业教诲重要一环,需要校方认真设计,投入相应精力和经费,主管部门要督查职校练习内容和后果。可探索设立职校黑名单制度,将有违规练习行为的职校列入黑名单,每年招生时要对外公示。

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王辉等以为,职校结构的练习是“校企配合”重要内容,“校企配合”不应沦为“校企买卖”;除教诲等行业主管部门应加大监管力度外,劳动监察部门也要加强执法,保护练习先生的权益。

中国教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表示,职校先生练习不对口问题频发,也反映出一些职校没能及时按照人才市场需要调解业余设置。要深化职校举办管理体制改造,赋予职校更多自主权,普及业余设置与练习、失业岗亭婚配度。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yaystyle.com